微信公众号:wuqin1905

临时决定,从lofoten岛直接启程回家,几个小时内,找机场,查航班,订酒店,最快的一班航班只有从Harstad机场飞,三次转机,为了赶机方便,便在机场周边这个叫作bogen的地方选择了这家家庭旅社,随意订了一晚房间,并不抱期待。独自在这个天涯海角的荒远之地,风尘仆仆的旅途中有了一段静谧的留白时光。

bogen镇,位于lofoten岛的顶部,在挪威一路所见都是临水而居,峡湾边稀疏的散落着小房子,平常的景色,能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落脚的,大约是和我一样赶飞机的过客。

这家小旅馆,一共只有五间客房。一间餐厅,一个厨房,一个卫生间和一间浴室。厨房可以自用,餐厅里免费咖啡、茶和一些简单的点心。这...

来到挪威,第一价段在四大峡湾之间流连,一周以后我们自驾北上,这一天从挪威的中部城市特隆赫姆出发,去罗弗敦岛的中转站BODO,全程约700公里,10小时的车程。


挪威森林因村上春树的那篇小说而闻名,以至于上网查挪威的森林,出来的全是关于这部小说的条目,而真正介绍挪威森林的却少之又少,在南京也有一个楼盘叫“挪威森林”,冲着这个文艺的名字曾经去看过,原来是一片钢筋水泥的森林。


挪威森林,只有到了挪威的北部,你才能真真切切的体会到挪威森林的面貌,那是令人一见倾心的惊艳。

夏季挪威,一路走来,在蒙蒙细雨和阳光灿烂中快速切换。我们开车在森林中穿越,排山倒海般的迎面扑来...

去年8月,奥地利的夏夫山,因为错过了最后一班小火车,只能徒步从野路下山,四个多小时的野路,山路陡峭,碎石打滑,从海拔1700的夏夫山直降,一直到晚上10点才到山脚下,那时候就下定决心,这是我这辈子最后的一次爬山,

常规打卡照

奥勒松了小房子

精灵之路,挪威 手机

逢今天香港回归20周年,蹭个热度,上一张刚出炉的香港打卡照。

逢今天香港回归20周年,蹭个热度,上一张刚出炉的香港打卡照。

叽喳摄影展作品赏析(三)掠影

《旁观、对视、掠影》叽喳一国一片街头摄影展第三章节,掠影。


《渔民》斯里兰卡渔村

碧海蓝天,一叶渔舟,

绿衣红裤,出海归来,

五彩鲜明,宁静柔和,

平凡生活,些许温度


《电车》葡萄牙里斯本

跳跃的交通让人眼前一亮,

天上蜘蛛网,地上铁轨星罗棋布,

还有那满城流动的黄色电车,

于是这座城市被深深刻在脑海里


《红墙》俄罗斯红场广场

克里姆林宫的鲜红颜色那般熟悉,

望一眼你便无法拒绝历史的厚重感,

院内有太多的秘密不能言说,

红墙外新一代才是这世界的未来


《球童》越南美奈渔村

渔民的孩子没有场地教练甚至鞋,

奔跑、过人、射门、欢呼,

尘土飞扬中踢...

找吃的,我们是认真滴。

香港,镛记烧鹅

更多内容,请关注叽喳公众号:wuqin1905


捷克-库特纳霍拉人骨教堂,

14世纪的黑死病,以及大规模的战争,使得波西米亚大地生灵涂炭,用上万的亡灵骨骼来装饰教堂,作为永远的纪念。


更多内容,请关注叽喳公众号:wuqin1905


赶着日落前的时光,我们开车去小镇克雷姆斯,克雷姆斯静静的守在瓦豪河谷的下游一端,它伴随着多瑙河流过了漫长时光,我们停车在古城外,进城随意溜达。

这个时候街上行人不多,除了咱们几个,小镇见不到成群结队的游客,街道两旁开设的咖啡馆、餐厅、各类小店里也是人迹寥寥,整个镇里安静,一点感觉不出这是一个旅游景点。

克雷姆斯不是很大。进去随便走走,就把小城转个遍。这里也没有太多地标性建筑,闲适轻松。克雷姆斯的历史中心被完好的保留了下来,城西的石门是中世纪四大石门之一,也是克雷姆斯城的象征。

小镇尽管不大,却充满艺术气息,工艺品店、画廊、作坊、酒吧、咖啡店鳞次栉比,蜿蜒的石子路小街令走街串巷的我像是回到...

多瑙河畔的那些遗世小镇(1)|| 迪恩施泰因

我们在梅尔克落脚,它是多瑙河著名的瓦豪河谷风景区的起点,多瑙河在这里进入蜿蜒曲折的峡谷,河谷的一侧是碧绿的丘陵,郁郁葱葱的葡萄果园;对面是连绵起伏的山峦,间或凸起的山峰上,点缀着一座座中世纪留下的古堡和废墟。在瓦豪河谷的两岸有很多迷人的小镇。 

“迪恩施泰因”小镇就坐落于此,多瑙河流经此地拐了个弯,它小镇公认为瓦豪河谷地区最迷人的小镇,狮心王查理废墟就在小镇的山顶上,登上去可以俯瞰多瑙河大拐弯。

天气预报是个阴雨天,可是仍想在清晨登上山顶的狮心王查理废墟,去一览多瑙河大拐弯的迤逦风光。上山的路空无一人,山路崎岖难行,有些已...

4月17日,南京,晴 24度

更多内容,请关注叽喳公众号:wuqin1905


那几日上街,忽然之间发现姑娘们已换上了春装,穿起了短裙,三月中旬回家后,南京的天气在恣意放晴与细雨朦胧间不断切换,寒意还未散尽,身上还裹着冬衣,悄然之间,春季里的色彩,带着花香飘然而至,一年之初又开始了。


朋友圈里也早早刮起了樱花雨,泛起了桃花运,鸡鸣寺的樱花年年热闹,理工大的二月兰,梅花山的梅花,交相辉映,热闹了整个朋友圈。身为南京的一员,却从来没有正经的去鸡鸣寺赏樱,对那里人头攒动情景望而却步。


清明照例去婆家扫墓。下午一人去鼋头渚转转,此地还是我十几岁的时候来过,并无特别的印象,听闻这会儿已是全国四大赏樱基地之一。


尽管还是人头攒动,...

1 2 3 4 5 6 7 8 9 10
回到顶部 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