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:wuqin1905

#徕卡的最后一张遗照# 可能没有哪一个城市像科隆这样让我印象深刻了,那天上了28层的三角科技大楼,头顶的乌云像一个大锅盖扣在头上,只有天边的一道光顽强的刺破乌云照耀这个城市,我举起相机按下了这张照片,随即换卡换电池上架子,和偶遇的当地摄影师一起等乌云散去,等大教堂的灯光亮起,而后面的所有照片和我的相机、镜头一起,被留在了德国,现在不知道在那个角落漂泊。

春游之二,蝴蝶鸳鸯腿

春游之一,春天村口的蕾丝

手机里的2017——第二辑

收罗一下手机,原来在过去的一年里,我还拍了这么多喜欢的照片,


图片:iPhone 6s Plus +Enlight 


1、挪威,在暴雨如注中试图登步道山,被暴雨浸透后放弃,傍晚,在我们的小木屋前,迎来漫天礼花

2、约旦,“玫瑰沙漠”瓦迪拉姆,沙漠腹地高耸着岩层、悬崖,如同童话世界中的巨大城堡,日落时分,登高远眺沙漠深处。

3、以色列,特拉维夫海边,披着霞光奔跑的男子和他的狗。

4、约旦,蒙蒙细雨覆盖着安曼城市的上空,

5、挪威,精灵之路

6、以色列,耶路撒冷,跟着人流涌进了这条著名的石板路,只为印证那个二千年前的故事

7、香港,坐

老挝万荣,南松河上吱吱呀呀作响的木桥。

手机里的2017——第一辑

跨年那一刻,正在景洪的夜烧烤大排档里,喝着啤酒,和号称世界第三的beer lao啤酒比,确实像是刷锅水,这一天,我们从琅勃拉邦一路狂奔,13个小时,越过边境,直接回到了西双版纳,弯弯绕绕的山路晃的人头晕,一路还在担心老挝无良警察的敲诈。


似乎这个元旦相比于往年格外的隆重,各种祝福各种总结纷纷出笼,朋友圈里各自晒着18岁的照片,身在异地,本无回首往事的感慨,也无来年计划的宏图,零点时,景洪城里突然升腾的烟火,照亮了天边的夜空,给我们的老挝行程和2017年的收官带来了一丝仪式感。


岁末,人还在老挝的街头飘着,先是去了几个常规景点,觉得没劲,放弃了景点打卡,...

临时决定,从lofoten岛直接启程回家,几个小时内,找机场,查航班,订酒店,最快的一班航班只有从Harstad机场飞,三次转机,为了赶机方便,便在机场周边这个叫作bogen的地方选择了这家家庭旅社,随意订了一晚房间,并不抱期待。独自在这个天涯海角的荒远之地,风尘仆仆的旅途中有了一段静谧的留白时光。

bogen镇,位于lofoten岛的顶部,在挪威一路所见都是临水而居,峡湾边稀疏的散落着小房子,平常的景色,能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落脚的,大约是和我一样赶飞机的过客。

这家小旅馆,一共只有五间客房。一间餐厅,一个厨房,一个卫生间和一间浴室。厨房可以自用,餐厅里免费咖啡、茶和一些简单的点心。这...

来到挪威,第一价段在四大峡湾之间流连,一周以后我们自驾北上,这一天从挪威的中部城市特隆赫姆出发,去罗弗敦岛的中转站BODO,全程约700公里,10小时的车程。


挪威森林因村上春树的那篇小说而闻名,以至于上网查挪威的森林,出来的全是关于这部小说的条目,而真正介绍挪威森林的却少之又少,在南京也有一个楼盘叫“挪威森林”,冲着这个文艺的名字曾经去看过,原来是一片钢筋水泥的森林。


挪威森林,只有到了挪威的北部,你才能真真切切的体会到挪威森林的面貌,那是令人一见倾心的惊艳。

夏季挪威,一路走来,在蒙蒙细雨和阳光灿烂中快速切换。我们开车在森林中穿越,排山倒海般的迎面扑来

去年8月,奥地利的夏夫山,因为错过了最后一班小火车,只能徒步从野路下山,四个多小时的野路,山路陡峭,碎石打滑,从海拔1700的夏夫山直降,一直到晚上10点才到山脚下,那时候就下定决心,这是我这辈子最后的一次爬山,

奥勒松了小房子

那几日上街,忽然之间发现姑娘们已换上了春装,穿起了短裙,三月中旬回家后,南京的天气在恣意放晴与细雨朦胧间不断切换,寒意还未散尽,身上还裹着冬衣,悄然之间,春季里的色彩,带着花香飘然而至,一年之初又开始了。


朋友圈里也早早刮起了樱花雨,泛起了桃花运,鸡鸣寺的樱花年年热闹,理工大的二月兰,梅花山的梅花,交相辉映,热闹了整个朋友圈。身为南京的一员,却从来没有正经的去鸡鸣寺赏樱,对那里人头攒动情景望而却步。


清明照例去婆家扫墓。下午一人去鼋头渚转转,此地还是我十几岁的时候来过,并无特别的印象,听闻这会儿已是全国四大赏樱基地之一。


尽管还是人头攒动,...

新年第一发,温暖、热烈,一切有个好的开始。

更多内容,请关注叽喳公众号:wuqin1905


2016一国一片---缅甸

更多内容,请关注叽喳公众号:wuqin1905


2016年一国一片——古巴,

哈瓦那的年轻人。

更多内容,请关注叽喳公众号:wuqin1905


婆罗浮屠的晨曦

更多内容,请关注叽喳公众号:wuqin1905


1 2 3 4
回到顶部 ∧